lriscarter

盾铁 锤基 EC 等
Kaylor evak 何穗等超模

要开学了……不行……我还有效能手册……给自己加油……💪🏻(╯°□°)╯︵ ┻━┻

求各位太太都行行好放下你们捅刀子的手(*☻-☻*)……真的不想住宿到周五回来抓起手机就看到一篇篇包裹着刀的文啊(;´༎ຶД༎ຶ`)……明明都是HE ಠ_ಠ

【求助】有家归不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得(2)

墨柒柒:

终于可以正经讲故事了哭唧唧
在线等治疗拖延癌的方法
倒也不急(╯3╰)

===================================

51# 下笔泣鬼神
回复50# 你还别说,我真准备从三十六万年前讲起。
52# 我就不滚
不不不我建议你还是从他们相遇以后开始讲起吧。
毕竟那三十六万年大家都学过【摊手.jpg
53#下笔泣鬼神
回复52# 咦,刚刚那个私信我让我不要搞事情的人是谁?
54#我就不滚
回复53# 我仔细想了想,反正我也进不了家门,在外面看故事总比看大门好。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他们的故事呀……
55# 八卦队长
回复54#滚滚……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泪目
56# 下笔泣鬼神
好了好了刚刚整理了一下思路。
57# 下笔泣鬼神
故事是这样的。
先来说说我的上司,也就是楼主的爹,我们的男主人公,就叫他……D君吧。说实话D君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神仙,年轻的时候工作业绩好到惊人,退居二线以后不理俗世,远离红尘,除非关乎这四海八荒的太平大事,鲜少有值得他去处理的事。
毕竟我的上司的出场费按分钟计费O_o
开玩笑啦……他只是年纪大了懒得动而已。

我刚上班的时候被安排到他老人家手下工作。其实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年幼无知的我还是很激动的,毕竟能在他身边上班是我们那个年代无论男女老少都引以为荣的事情啊。不过现在想想……咳咳,好汉不提当年傻。
其实他老人家在此之前一直很孤独。他没有任何亲近的人,终日一个人钓鱼,一个人研究佛法,虽偶尔和几位神仙下下棋,品品茶,但大多时间还是自己一个人坐着发呆,安静的就像是一副挂在墙上的画像。
直到有一天,他外出归来以后。
当时有个地方不太平,他老人家虽然觉得那并不算什么事,但由于负责那个地区的领导当时不在,我上司考虑到还是谨慎些比较好,就独自出门视察。回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只很是精致的玉笛,他把玉笛递给我,要我好好保存。我用我的姻缘发誓,给我玉笛的时候,我的上司……他!笑!了!
笑!了!
你们能想象么?
一天多一个时辰都比我上司微笑更容易达成啊!
可是后来也没有什么后来了。

噗……才怪咧!
58#
我的天呐男主的人设简直苏到不行
不过就这样了?没了?
59#
楼上的不要着急,难道你没有感受到暧昧的气息么?
60#四海八荒第一美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故事的发展啊(-.-)
61#
所以现在的故事是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姑娘的爱情故事么?
62#八卦队长
额,严格意义上讲是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保姆之间的伦理故事【托腮.jpg
63#
楼上的不要剧透啊
64#
我已经滚到电脑前开始写同人了
65#我就不滚
所以我爹娘第一次见面我爹就对人家芳心暗许了?
66#四海八荒第一美
我有补充!
芳心暗许的可不止一个人,话说那天是我生辰,有一个说好要给我庆生的小姑娘生生迟到了好几个时辰←_←欢天喜地地掉到我面前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个小铃铛。
恕我直言,老身好歹活了十几万年了,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铃铛来自某位不得了的仙友: )出于人道主义,知道那个铃铛有什么用的我顺手(加重点)把铃铛系在了小姑娘的脚上。
我跟你们讲,要不是我第二天着急去外地出差,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将那个小姑娘审问清楚的。
老身好歹活了十几万年,小姑娘思春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事还是看的出来的
微笑。
66#老凤凰
刚刚都没注意,楼上的,看到你的ID 我吓的手都抖了
67#我就不滚
回复65# 啊啊啊您怎么也来了,打扰到您休息了么?
68#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66# 好说好说
回复67# 宝贝,如此喜闻乐见的事怎么能少的了老身呢?
69#吃饭喝酒找毕方
我当时也在,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70#四海八荒第一美
所以说啊,四哥你最不懂女人了(-.-)
71#下笔泣鬼神
我的天……楼上一排那金光闪闪的ID让我很是战战兢兢啊……
72#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71# 无妨,我还是很欣赏你的话本子的!
加油搞事情,老身看好你哟~
73#
所以我来总结概括一下,这大约是一个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保姆甫一见面就互相看对眼干柴烈火并及时交换定情信物的故事么?
74#
楼上的阅读理解满分!思维逻辑满分!
75#
男女主的人设告诉我这一定是一出大戏。
76#
鬼神君说老干部外出遇见了一个小姑娘
第一美君证明小姑娘就是女主角
队长又说这是和小保姆的故事
小保姆应该是自己家里的
那么问题来了,小姑娘是怎么变成小保姆的?
77#
楼上智商感人
78# 下笔泣鬼神
回复76# 请问鬼神君是什么鬼?小爷的名字如此霸气你就看到了这?请叫我风流倜傥著作等身文采飞扬下笔如有神君。
79#八卦队长
楼上的,不要这么在乎细节好么,正经讲故事不行么?
80#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81#下笔泣鬼神
好了中场休息结束,我们继续讲故事。

三天后,D君带着我出门闲逛(加重点),逛着逛着就走到了一所已经废弃的学校。
废……弃……的……学……校……
然后他就命我在门外候着,自己一个人走进了学校。不过现在想想,他老人家那平稳的步伐中似乎还带了那么一丢丢的……急切?
这让我十分好奇。
然而身为九重天第一好下属的我还是乖巧地在门外等待。大约过了很久吧,我看见两个人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紫衣飘飘,粉裙翩仟。
那是我今生见过最美的风景。
82#
画面感不要太强!男女主莫名般配!
83#四海八荒第一美
啊原来是这样再见面的啊……
我真是一个神助攻!
84#紫薯糯米团
回复83# 娘亲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助攻一下我让我和你见面啊?
85#
隐隐约约觉的这楼里的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O-
86#我就不滚
九九为什么要跟着我爹啊?
87#八卦队长
回复86# 为了报恩^ω^
88#天下第一风流
说到这个我真是感慨万千啊
不得不说报恩这个梗还真是好用啊
无论男女
89#
楼上正解,毕竟话本子里都是这么写的。
90#
有的报恩嘛,报着报着两个人就抱着了
91#
哎呀,报恩什么的简直是我和我媳妇的爱情同款
92#
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套路啊233
93#
一个小姑娘跟着你非要报恩,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吧?
94#大方大了
哼,楼上的真是太年轻
想我当年……
95#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94# 你当年怎样啊?
96#老凤凰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笑出来
97#大方大了
我当年……被一美丽貌美的姑娘救下后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98#八卦队长
啊楼上那吨黄金级的狗粮真是够我吃个三生三世了
99#
原来大方君和第一美君是一对啊,莫名觉得他们也是有故事的人
100#我就不滚
第一百楼必须是我的
楼上那位仙友,你对于八卦很敏锐哦(´-ω-`)

[折真]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六十五)

吃点我的小果果:

       白真说完又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白浅脑袋“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个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赔尽一身的风度,还端出来他的那位侧妃铆足了劲头刺激他,嗯,当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我很激动欣赏,我们青丘哪里有能吃亏的,但撇开这个不说”哎真眯了眯眼睛 “你这个反常的作为,该不是醋了吧?” 

       白浅一愣,脑中一道通透的白光忽地闪过,自青丘上九重天这两日,她心中常莫名地一抽一抽,度量也没往日宽厚,见着素锦那位典范便周身上下地不舒爽,受不得团子他爹说自己半句不是。

      想到这,白浅猛的站起来,自言自语道“我竟一直在醋着?我一醋竟醋了这么久?我醋了这么久自个儿竟半点儿也没觉得?”白真也跟着站起来看着白浅的样子偷笑得开心,白浅一边说着,一边想着,结果没回神手中凉茶啪一声掉到地上。

      白真慌忙跳开去,右手搭着左手心猛地一敲,点头道“你果然醋了。” 

      白浅茫然了半晌,眼巴巴望着白真挣扎道“不,不能吧?我长了他九万岁,我若动作快点儿,现下不仅孙子,怕曾孙都他这么大了。我一直觉得对不大住他,还心心念念给他娶几位貌美的侧妃。再说,前日里他同我表那一趟白时,我也没半分怦然心动的感受,若我果真对他有那不一般的念想,当他跟我表白时,我至少也该得怦然地动一下心吧?” 

      白真听到这一双眼睛亮了亮“他竟跟你表白了?不错不错,能一眼看中我带大的人,这小子忒有眼光,忒有眼光。”嗬了半晌,豪爽道“至于你说的这个年龄,年龄他原本就不是个问题,我们阿爹不也大了阿娘一万五千多岁。你再说我,我与折颜也差了许多,只要相貌登对就成了嘛,我看你们的相貌就很登对。” 

      白真又晃了两晃看着白浅“说到你想给他娶侧妃这个事,嗯,我记得从前折颜也心心念念地要帮我娶个夫人,但你看,娶了许多年也没娶成,嘿嘿,他觉得这四海八荒没一个女神仙配得上我。”这时折颜已经来到了西海,听着白真这么说,颇为尴尬心里暗道‘真真把这事到一直记得清楚。’

      说完白真继而拍着白浅的肩膀做过来人状道“怦然心动这个段子固然是个好段子,可那也需得唱女角儿的这个有一颗敏感且纤细的心。纵然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得说一句公道话,你天生是个少根筋的,做神仙做得不错,于风月却实打实是个外行。怦然心动一型的,于你而言太过热情活泼了些。似你这种少根筋的,只适合细水长流的。”白浅额角上青筋跳了两跳。 

      白真可没空理会白浅的想法又继续说道“再说我和折颜这样的也不太适合你,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一个眼神就知道所有的,再说我和折颜那算是打小的缘分,是天定的,他自小就宠着我,有什么事情也都顺着我。这份感情说不上怦然心动,也不好说细水长流,但这份感情应该说是无处不在,即使偶尔分开几日,但是这份感情就如同空气一般围绕在周围,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淡的,你和夜华也总会有属于你们的方式。”

      大约是说的有些渴了,白真他从腰间拿出一坛桃花醉,喝了两口笑道“前几日我会请求去见阿娘,却听迷谷说夜华来青丘住了四个多月,这个细水虽流得忒短了些,不过,我暂且先问一句,若他今后再不住青丘了,你可有遗憾?” 

      还不等白浅说话,白真有摆摆手“嗯,算了,你那根筋少得,遗憾不遗憾的估计万儿八千年的才回得过味来。这么说吧,他若走了,你有没什么不习惯的?”

      白浅听了白真的话额角上青筋再跳了两跳,在这两跳之间,心中一颤。迷迷糊糊的说道“夜华在青丘住着时,初初几日,我确有不惯,但想着日后终要同他成婚,两个人早晚须得住在一处,也就随着去了,白日被他拖着散步,他做饭时我添个柴火,他批文书时我在一旁占个位子磕瓜子看话本,夜里再陪他杀几盘棋,因我想着同他成婚后千秋万载都这么过,便渐渐地十分习惯。但这也不过四个来月的时日,但四哥这么一提,夜华来青丘住着前,我是怎么过日子的来着?”

      白真打了个哈哈道“等将墨渊调理得差不多了,还是请阿爹去找天君提一提,赶紧将你两个的婚事办了,今日依你四哥我的英明之见,你十有八九是瞧上夜华了。老天总算开了一回眼,叫你的红鸾星动了一动,虽动得忒没声没息了些,好歹让我看了出来。你也不用过于纠结,夜华既也招惹了你,跟你表了白,若他敢违了表白时的誓约——” 

      白浅正要竖起耳朵来要听一听,若夜华胆敢违了与她表白时的一番誓约白真便会怎样,结果白真却将手中茶杯嗒的一声搁在桌上,道了声“看你现在这样子,我很放心,那我就先回去了。”

      刚打开门就看到折颜直戳戳的立在门口

      白浅看着折颜笑道“近日我可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来找我,四哥、夜华、西海水君,连同西海水君的那位夫人都暂不用说,光是折颜上神,连着这一次,已是两次来找我了,却不知上神这次找我,又是为的什么?”

      折颜可是刚听完白真的一番表白心里正波涛汹涌呢,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一把将白真搂进怀里“真真,你对我来说不仅是空气,更是我折颜这一生唯一的瑰宝。”

      白真因为当时八卦太投入,没感觉到一折颜的存在,所以说的天花乱坠,但现在当这折颜的面上,不禁羞红了脸“折颜,你也是我白真这一生最无可替代的存在。”

      白浅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自己好像是瞎了。


带走:

If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and if you are really like me, then before you leave tomorrow……just this once, turn to me……as you did back then, look me in the face, hold my gaze, and call me by your name.


如果你什么都记得,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那么在你明天离开以前……就这一次,请转身面对我……就像你过去所做的那样,看着我的脸,与我四目相接,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安德烈·艾席蒙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柳临渊:

【悄悄存图】
最近结婚吃的各种小喜糖截图
各种分析,啊,越来越甜。
图源水印
印象笔记存图太难了,我把糖装这边。

《寻找他的世界》【短篇完结】

鱼子晴天:

热情开朗咖啡店老板x温润海归天才咖啡师



文/鱼子晴天




【1】


洒着暖阳的冬日,热闹的大街小巷里穿梭着车辆,丝丝淡淡的微风拂过脸颊,如柔软的丝绸般,温柔舒服,阳光透着衣领浸入皮肤表层,一阵温热。


边伯贤拖着行李箱,搓了搓手心,哈了一口气,“这天儿还挺热…”


眯了眯眼睛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收回了目光,掏出手机按了按,冬天的手机更是冷得厉害。


没人接……


说到底也三两年过去了,再回来这个城市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惆怅,道不清的情绪,或许是他的初恋,葬送在此吧。


想到这儿,边伯贤不禁皱着眉苦笑了一声。


被塞回口袋里的手机开始疯狂的振动起来,打算停下脚步歇歇脚喝杯热饮的他愣了愣,老朋友打回过来的电话响了好一会儿他才接起。


“嗨!你这儿海归天才咖啡师,找工作实在是太容易了!多少家店抢着要你呢!”


朋友的粗嗓门听起来沙哑不堪,边伯贤将听筒离远了几分,“……嗯。”


“我帮你挑了个靠谱的,老店!工资还高,环境也好,老板还忒帅!”


“……”边伯贤打开微信看到朋友发过来的地址,将包里面的学历证和身份证一骨碌的拿出来准备好,“行吧,我去看看。”


临近午后的阳光逐渐火辣,边伯贤戴起帽子,走在人群中,重新来到这个城市,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2】


咖啡馆非常西式化,精致漂亮的吊灯,五彩斑斓的灯光,飘着醇香的咖啡豆香味,边伯贤推开门口刻着花纹的梨花木材质的大门,里面意外的安静惬意,温暖的气氛包围了周身。


边伯贤走到服务台,上边的小姑娘便热情的问他要什么,边伯贤的目光看着点单卡,沉默了一会儿,“一杯美式,不加糖。”


话刚落,边伯贤想起什么,对着刚要去忙活的姑娘招了招手,“我是来应聘咖啡师的,”他勾着嘴角淡笑,“你们老板在吗?”


这笑,极其动人,本就长得好看的人,这一笑,快要勾起心中的一片荡漾。


那姑娘回过神,红着脸说了句‘好的’,就小跑着走到后厨了。


一杯美式很快就端了上来,种类多样的咖啡中,美式咖啡显得实在有些单调,况且口味苦涩,喜好甜食的人根本接受不了。


他就靠在服务台,也没去找位置坐,端着咖啡杯吹散了前面细小的气泡,轻抿了一口。


很正的味道,留在舌尖的苦涩味吞咽至喉咙便成了甘甜的香味,滑过食道的暖流渗透至全身,舒服得紧。


“——先生。”


边伯贤听到这声音,咖啡勺‘叮咚’一声落入杯底,他回过头,顿时愣在了原地。


脑子一片空白也不过如此,浑身上下的无措起来,站在帘下的男人,让他差点儿失控。


眼眶微酸,他是个无法控制好自己情绪的人,但面前的人让他根本没办法冷静,冷静不下来,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似的。


这人,分明就是他暗恋了五年的男人,是他葬送的初恋,是他可怜的单相思。



【3】


他从来没想过,这么多年再回到这个城市,碰到朴灿烈的几率会有多大,可老天是偏偏捉弄自己,非要来个浪漫的邂逅,竟然还在气氛十分微妙的咖啡店里。


边伯贤无奈的叹气,心脏传过来的钝痛让他无法忽视,活生生的朴灿烈啊,他从来只敢在背后看着的男人,虽说那人对自己毫无印象可言,但暗恋的那种破涛汹涌的感觉,几乎要没过了他的全身。


细声细语的女声从耳边传过来的时候,边伯贤才回过神来。


“老板,这是来应聘的先生。”


朴灿烈闻言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几乎让边伯贤双腿发软。


他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完美无缺,性格开朗绅士,特别是让他心动过无数次的眼睛,这会儿直直的看了过来,边伯贤这下体会到了窒息的瞬间。


...真是狼狈。


门口的挂着的两个风铃敲响的声音都让他头皮发麻,他看着朴灿烈对着他笑了笑,“啊,你来了,你朋友给我介绍了你…”轻笑着对他伸出手,“年轻有为,请多指教啊,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朴灿烈。”


他可能早就把自己忘了。


“你好…”边伯贤的声音有些僵硬,他咳嗽了两声调整好情绪,脸颊有点烫,握住了朴灿烈带着咖啡豆香味的温热手掌,“边伯贤。”



【4】


五年前,早就是物是人非了。


同样的老师,教出来的学生都是天赋异禀,后天努力,当年边伯贤学习咖啡的时候和朴灿烈在同一间教室里上课,两个人竟是两年没说过一句话,他也没想到这碰上面的第一句话,如此的令人难受。


他无比可怜兮兮的暗恋了朴灿烈五个年头,五年前出国学习的时候,班里的大部分朋友也都来含着眼泪抱着他祝他前程似锦,朴灿烈却一天没见踪影。


也是难怪,正常人不会为了一个陌生人送行。


他本以为能将这份难言的心情埋在心底,这一下来,这份感情,不是随着时间的冲淡,而是越积越深。


他记得,在某次的聚会上,学院里的唯两个奖项分别被他和朴灿烈收入囊中,老师为他们办了个庆祝会,其中少不了所谓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当酒瓶转到朴灿烈面前的时候,他呼吸一窒。


几个性格比较开朗的朋友,围着朴灿烈问在场有没有喜欢的人。


意料之中的问题。


边伯贤攥着酒杯的手紧了紧,指节泛起一丝清白。


他看到朴灿烈低着头,笑起来,声音毫不掩饰的高兴,“有啊。”


猛地抬起手灌了一口,刺鼻的酒精冲入鼻腔,意识朦胧了几下,他听到朴灿烈用着温柔、充满无限爱意的声音,“那人,是我的全世界。”


边伯贤一愣,心脏跟挤了柠檬汁儿一般,酸涩疼痛,他更是加了一把盐,心脏留下一个血淋淋的伤口,散发着令他恶心的感觉。


自己太痴心妄想了吧…


抬起头与昏黄灯光下的朴灿烈目光交融,边伯贤垂下眼睛,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5】


“需要熟悉一下仪器么?”朴灿烈端着热水壶,很热情的站在他旁边说道,突然笑了笑,“你应该不需要了,你的经验可能比我丰富。”


边伯贤没有回应他,白皙的指尖捞起一捧咖啡豆,熟练的闻了闻,倒进磨豆机里,听着吱吱呀呀的声音,“...不。”


思念之人就在身侧,边伯贤甚至忘了磨好豆之后该干什么,发怔片刻,旁边的朴灿烈无奈的笑了声,“愣什么呢?把牛奶倒进去了。”


边伯贤听到,脸色微红,从他熟练至极的动作便可以看出这人功底很厚,把牛奶打出泡沫,用勺子舀起较厚的奶泡,拿着拉花杯,在浓香的卡布奇诺上弄好了一颗爱心。


实在是很漂亮,让人胃口打开,甚至不舍得入口,边伯贤毕竟学习了几年咖啡,更是天赋异禀,做出来的东西是精致的。


指尖上沾了泡沫,他刚想抬手用嘴含掉,朴灿烈伸手制止了,“嗳!”


他拿着毛巾,动作小心温柔的替他擦去了。


原来他还是个如此温柔的人,边伯贤看着他脸上英俊的轮廓,指尖滚烫,若是他对谁都如此温柔体贴…边伯贤想到这里,脸色一沉。


他下意识的抽回了手,看到朴灿烈微讶异的目光,什么都没说。



【6】


朴灿烈盯着边伯贤抽回去的手,心底发凉。幸好他是个能把情绪控制得很好的人,才不至于面临崩溃边缘。


从他看到边伯贤来应聘那一刻,整个人都呆了。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抱上去,思念犹如潮水一般汹涌,冲破心脏,这个他放在心里很多年的人,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让他猝不及防,想要落泪的冲动。


他这可怜的暗恋,始终没有熬过头,青春年少时的暗恋,最为持久最为刻苦铭心,也最痛苦,知道喜这个人,这么久,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他从来只敢在背后看着那人,是他太优秀了,以至于自己不敢接触。


边伯贤重新站在他的面前,做咖啡的模样,让他心脏快要窒息一般的难受,近在咫尺,却犹如隔了千万里。


可他还是禁不住的对他温柔,仿佛这是很久以来积载的习惯一般,当他白皙好看的指尖沾上泡沫时,朴灿烈差点儿想张嘴含住,他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外露,用干净的毛巾帮他擦拭,却被他抵触一般的避开了。


边伯贤还是和当年的模样一致,少言少语,但对其他人都很温柔,唯独...他。


和班里的朋友玩得都很来,但边伯贤从来不会和自己说话,朴灿烈想了很多原因,估摸自己也许是他的竞争对手,一点儿也起不来好感。


那年边伯贤出国的消息,他是最后一个知道,得知消息的时候,边伯贤,他的全世界,早就到了隔着千千万万层屏障的别地。



【7】


边伯贤不明白,朴灿烈这么突然的献殷勤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他在这里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平时太高的柜子里塞着咖啡豆他拿不到,想拿过椅子站上去要的时候,他便站在自己的面前,帮他拿了下来,温声警告,“这样太危险了。”


开始的时候边伯贤还觉得有点希望,被他撩得脸红心跳,但之后朋友打了个电话过来询问工作情况的时候,随口说的一句话让他心都冷了。


“你现在是在朴灿烈的店里当咖啡师是吧?”


“嗯?”什么意思?边伯贤皱了皱眉。


“朴灿烈最近似乎和你当年那个女朋友联系得很来,他最近有对你特别不一样么?…你别再被他...搞得心情不成样儿了。”


手中的咖啡杯一滑,刺耳的响声引人注目,边伯贤连忙蹲下身子收拾碎玻璃,指尖一疼,竟渗出了血,含了含继续捡起碎片的时候,手腕突然被人握住了。


“你干什么!”


朴灿烈微怒的脸色映入眼前,边伯贤听到他的声音有些赌气,这段时间对他这么好原来是为了套近乎追求他以前的女朋友,他没理会朴灿烈,一句话都没说。


听到他还在说一些絮絮叨叨关心的话语,边伯贤终于被气得发抖,他甩开朴灿烈的手,声音嘶哑不堪,带着一丝怒气,“别这样了,朴灿烈。”


朴灿烈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脸上的情绪复杂不已,他愣了半天,苦笑了一声,眼眶红了,站起来对边伯贤鞠了个躬,“抱歉,是我冒昧了。”



边伯贤委屈得很,没再回应他,朴灿烈离开之后,落在桌上的手机响了响。


本来没打算管的,但手机屏幕弹出来的消息界面框让他顿住了,上面的名字是他前女友的名字。


他嫉妒得厉害,仔细看了一眼,手僵在了原地。


【我不知道边伯贤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你别问我了!你喜欢人家这么久又不去表白,你是怂货吗?朴灿烈?】


界面闪烁了好几下便黑了屏,边伯贤半梦半醒一般,愣神片刻,他咬牙切齿的冲进了材料室,眼泪都快流光了,自己真他妈的傻逼!



【8】


那男人红着眼睛,正蹲在一杯花式咖啡面前,犹犹豫豫的表情。


边伯贤慢悠悠的走过去,爱意快要冲破心脏一般的剧烈,他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一改平日温润的形象,“你他妈是傻逼吗?!”


朴灿烈整个人都呆住了,手足无措的看着边伯贤通红着眼睛和鼻子,钻进他的怀里,狠狠的打了他一拳,他差点喘不过气。


“...怎么了?”他小心翼翼的问道,慌乱的擦着边伯贤脸上的水迹,全然忘了自己的眼睛也红得很。


边伯贤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那杯咖啡,上面是依照自己的脸做出来的卡通形象图案,漂亮得不行。他的眼睛顿时酸涩得厉害。


朴灿烈发现他注意到了那东西,有些不好意思,“这个…”


话还没说完,就被凑过来的边伯贤堵上了嘴巴,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脑袋发麻,朴灿烈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脸庞。


“边伯贤......”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边伯贤的声音委屈得很,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朴灿烈,这么多年,你怎么就不找我说一句话呢?”


朴灿烈的声音沙哑不堪,也有些哽咽,“你不是...”还没说完,他猛地抱住了边伯贤,像是要镶入怀里的力道,“边伯贤,我太喜欢你了...太喜欢了。真的,全世界最喜欢。”


“你太优秀了,我不敢找你说话...”朴灿烈笑了,抹掉他眼角的眼泪,“是你太好了。”


边伯贤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傻瓜,我们就这么错过了五年。”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么?”朴灿烈看着他,目光温柔缱绻,“你是我的全世界。”


“You say I'm your world ?”边伯贤突然冒出一句英文,他轻笑着,搂住朴灿烈的脖颈,破涕为笑,“我找到我的世界了,朴灿烈。”



【9】


次日,阳光普照,天空晴朗,没有云朵。


温柔似水的音乐飘荡着,这里仿佛冬日里的一簇温暖源。


朴灿烈从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半揽过边伯贤,转身塞进他的口袋里,“这家店归你了,老板。”



END.

大卷心菜儿:

#绿基巴叉搞事天团第三弹#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这个系列TM的更新了

坏消息:这个系列TM的还没完

· 非常生硬的拉郎,攻君们的恋爱秀的我脸酸😂

·蜘蛛搞事

·这回地球是真的不行了

大卷心菜儿:

挺好的一个脑洞,被我弄的很糟糕

图二和图四的群名称弄错了

这大概可能也许maybe八成是我今年最后一更了

产品使用说明书【锤基、哈蛋向,超蝙一句话

Kate:


复习期间摸个鱼(⊙ω⊙)

***********

1、锤基:

您现在看到的这款充电宝是阿斯加德公司最新出品——雷神版充电宝,品名:Thor。

特点:自产电,免充电。

雷神版充电宝有两种充电模式:一是金色长发模式,该模式充电电压温和,电流比较稳定。如果您需要在短时间内充满电则可以开启第二种模式——短发独眼模式。该模式能够在短时间内为您提供大量电能,并且处于安全可控范围内。
如果第二种模式的充电强度仍不能够另您满意的话,还有第三种,需要您通过盒子里的配套物品来激活。

配套物品——Loki
使用方法:日常情况下请务必用盒子里赠送的锁链和口.枷将Loki牢牢地扣在Thor身上,如果不扣紧则有很大可能出现Loki丢失的情况,而Loki的丢失将引起充电宝Thor的突发性大量放电和功能失控。

雷神版充电宝详细使用方法如下:

1、无论使用哪种模式充电请务必让Loki处于Thor方圆30cm范围之内,此举可大程度上保证您的手机/平板/电脑的使用寿命。

2、如果您非要在极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电能,请把Loki移动至Thor看不见的地方。无论在休眠还是第一种或者第二种模式下都将直接开启隐藏的第三种模式,但在该模式下您的电子产品若遭到损害本公司概不负责。

3、在配套物品Loki周围请务必不要放置任何尖锐的物体,以免Thor遭到损伤,导致无法供电。万一出现上述情况也请不必担心,只要静置5分钟Thor就会恢复正常功能。

4、请一定要用盒子里配备的原装锁链和口.枷将Loki锁住,如果您使用的不是原装产品而是在网上或者随便一家五金店/成人店里购买的产品将有99%以上的可能性造成您的Loki失踪,从而导致您的充电宝不能够正常工作。




2、哈蛋:

本款智能衣柜由Kings.man集团技术部最新高科技研制,品名:Galahad。

特点:配备高战斗力安保系统。

盒中配件:175cm高Eggsy衣柜一架,185cm高Harry衣柜一架,墨镜一架,售后联系方式一条。

备注:该穿衣镜成对出售,不接受只要其中之一的购买要求。

使用事项:
1、Harry柜和Eggsy柜分别拥有两种智能推荐模式,Harry柜的是正装模式和家居模式,而Eggsy柜是日常轻便模式和正装模式,请注意Harry的家居模式有50%以上可能性为您推荐红色长款浴袍,而Eggsy日常模式有80%以上可能性为您推荐全身某品牌。

2、请务必将两款衣柜并排摆放,不要分别放置在两个不同的房间里,此举很大可能导致您的Eggsy柜罢工甚至乱跑,若因此对您的家具甚至墙体造成损伤本集团概不负责。

3、在接受Harry柜的推荐后请不要再多此一举去询问Eggsy柜的建议,因为您得到的回答一定会是相当长的一串譬如“非常棒太完美了世界上找不出第二个比Harry还会搭配的人了!”

4、如果您有布洛克鞋请一定!一定!一定!不要把它放进柜子里!它有百分之90以上的可能性会被柜子扔出来,无论是哪个柜子。

5、作为智能兼带高战斗力安保系统的衣柜该款Galahad衣柜有一定的自由行动能力,这就解释了第2条内容。所以如果您某天打开Harry衣柜发现Eggsy缩在里面,请不要生拉硬拽,否则会导致Harry衣柜突然关门造成对使用者的伤害,毕竟您不能逼迫一个柜子出柜。

6、如果您受不了您的两个柜子腻腻歪歪显得您如同我们的售后人员那般头顶亮得发光,请戴上我们附赠的墨镜——Kings.man特制带有屏蔽功能。









*********




ps:以及在我的脑洞里还有超蝙,图书馆关门了没时间写


超蝙的设定是蝙蝠侠有两个模式——一是名为哥谭宝贝布鲁西的数.钞.机模式,一是名为黑暗骑士蝙蝠侠的碎.钞.机模式。


pps:被迫改了3遍了并不明白lo的屏蔽点在哪里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