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iscarter

盾铁 锤基 EC 等
Kaylor evak 何穗等超模

 @lll谪九lll-大号已炸(更新中) 

太太你还好吗😳

我去小号找你😘

请问您老人家是有什么疾病???

难道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一直被基妹戴口枷在电梯里朝外面挥手的这一帧迷的不要不要的吗


那一帧基妹真的太乖巧可爱了啊!


基妹每一帧都是美颜盛世😍

猎鹰翻身把歌唱啊

 @封焱_ 

太太,你肿么不见了呢😭

你说“你不要提醒她,她到时候就忘了”。


你比我年长那么多,你的所作所为却在我成长的时光里让我不止一次的困惑。


这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时光不会抹去一切,该记得的,一个都忘不了。



【求助】有家归不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得(2)

墨柒柒:

终于可以正经讲故事了哭唧唧
在线等治疗拖延癌的方法
倒也不急(╯3╰)

===================================

51# 下笔泣鬼神
回复50# 你还别说,我真准备从三十六万年前讲起。
52# 我就不滚
不不不我建议你还是从他们相遇以后开始讲起吧。
毕竟那三十六万年大家都学过【摊手.jpg
53#下笔泣鬼神
回复52# 咦,刚刚那个私信我让我不要搞事情的人是谁?
54#我就不滚
回复53# 我仔细想了想,反正我也进不了家门,在外面看故事总比看大门好。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他们的故事呀……
55# 八卦队长
回复54#滚滚……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泪目
56# 下笔泣鬼神
好了好了刚刚整理了一下思路。
57# 下笔泣鬼神
故事是这样的。
先来说说我的上司,也就是楼主的爹,我们的男主人公,就叫他……D君吧。说实话D君真的是一个了不起的神仙,年轻的时候工作业绩好到惊人,退居二线以后不理俗世,远离红尘,除非关乎这四海八荒的太平大事,鲜少有值得他去处理的事。
毕竟我的上司的出场费按分钟计费O_o
开玩笑啦……他只是年纪大了懒得动而已。

我刚上班的时候被安排到他老人家手下工作。其实刚得知这个消息时年幼无知的我还是很激动的,毕竟能在他身边上班是我们那个年代无论男女老少都引以为荣的事情啊。不过现在想想……咳咳,好汉不提当年傻。
其实他老人家在此之前一直很孤独。他没有任何亲近的人,终日一个人钓鱼,一个人研究佛法,虽偶尔和几位神仙下下棋,品品茶,但大多时间还是自己一个人坐着发呆,安静的就像是一副挂在墙上的画像。
直到有一天,他外出归来以后。
当时有个地方不太平,他老人家虽然觉得那并不算什么事,但由于负责那个地区的领导当时不在,我上司考虑到还是谨慎些比较好,就独自出门视察。回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只很是精致的玉笛,他把玉笛递给我,要我好好保存。我用我的姻缘发誓,给我玉笛的时候,我的上司……他!笑!了!
笑!了!
你们能想象么?
一天多一个时辰都比我上司微笑更容易达成啊!
可是后来也没有什么后来了。

噗……才怪咧!
58#
我的天呐男主的人设简直苏到不行
不过就这样了?没了?
59#
楼上的不要着急,难道你没有感受到暧昧的气息么?
60#四海八荒第一美
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故事的发展啊(-.-)
61#
所以现在的故事是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姑娘的爱情故事么?
62#八卦队长
额,严格意义上讲是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保姆之间的伦理故事【托腮.jpg
63#
楼上的不要剧透啊
64#
我已经滚到电脑前开始写同人了
65#我就不滚
所以我爹娘第一次见面我爹就对人家芳心暗许了?
66#四海八荒第一美
我有补充!
芳心暗许的可不止一个人,话说那天是我生辰,有一个说好要给我庆生的小姑娘生生迟到了好几个时辰←_←欢天喜地地掉到我面前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一个小铃铛。
恕我直言,老身好歹活了十几万年了,一眼就认出了那个铃铛来自某位不得了的仙友: )出于人道主义,知道那个铃铛有什么用的我顺手(加重点)把铃铛系在了小姑娘的脚上。
我跟你们讲,要不是我第二天着急去外地出差,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将那个小姑娘审问清楚的。
老身好歹活了十几万年,小姑娘思春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事还是看的出来的
微笑。
66#老凤凰
刚刚都没注意,楼上的,看到你的ID 我吓的手都抖了
67#我就不滚
回复65# 啊啊啊您怎么也来了,打扰到您休息了么?
68#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66# 好说好说
回复67# 宝贝,如此喜闻乐见的事怎么能少的了老身呢?
69#吃饭喝酒找毕方
我当时也在,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70#四海八荒第一美
所以说啊,四哥你最不懂女人了(-.-)
71#下笔泣鬼神
我的天……楼上一排那金光闪闪的ID让我很是战战兢兢啊……
72#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71# 无妨,我还是很欣赏你的话本子的!
加油搞事情,老身看好你哟~
73#
所以我来总结概括一下,这大约是一个退休老干部和貌美小保姆甫一见面就互相看对眼干柴烈火并及时交换定情信物的故事么?
74#
楼上的阅读理解满分!思维逻辑满分!
75#
男女主的人设告诉我这一定是一出大戏。
76#
鬼神君说老干部外出遇见了一个小姑娘
第一美君证明小姑娘就是女主角
队长又说这是和小保姆的故事
小保姆应该是自己家里的
那么问题来了,小姑娘是怎么变成小保姆的?
77#
楼上智商感人
78# 下笔泣鬼神
回复76# 请问鬼神君是什么鬼?小爷的名字如此霸气你就看到了这?请叫我风流倜傥著作等身文采飞扬下笔如有神君。
79#八卦队长
楼上的,不要这么在乎细节好么,正经讲故事不行么?
80#
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
81#下笔泣鬼神
好了中场休息结束,我们继续讲故事。

三天后,D君带着我出门闲逛(加重点),逛着逛着就走到了一所已经废弃的学校。
废……弃……的……学……校……
然后他就命我在门外候着,自己一个人走进了学校。不过现在想想,他老人家那平稳的步伐中似乎还带了那么一丢丢的……急切?
这让我十分好奇。
然而身为九重天第一好下属的我还是乖巧地在门外等待。大约过了很久吧,我看见两个人从学校里走了出来。
紫衣飘飘,粉裙翩仟。
那是我今生见过最美的风景。
82#
画面感不要太强!男女主莫名般配!
83#四海八荒第一美
啊原来是这样再见面的啊……
我真是一个神助攻!
84#紫薯糯米团
回复83# 娘亲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助攻一下我让我和你见面啊?
85#
隐隐约约觉的这楼里的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O-
86#我就不滚
九九为什么要跟着我爹啊?
87#八卦队长
回复86# 为了报恩^ω^
88#天下第一风流
说到这个我真是感慨万千啊
不得不说报恩这个梗还真是好用啊
无论男女
89#
楼上正解,毕竟话本子里都是这么写的。
90#
有的报恩嘛,报着报着两个人就抱着了
91#
哎呀,报恩什么的简直是我和我媳妇的爱情同款
92#
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套路啊233
93#
一个小姑娘跟着你非要报恩,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吧?
94#大方大了
哼,楼上的真是太年轻
想我当年……
95#四海八荒第一美
回复94# 你当年怎样啊?
96#老凤凰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笑出来
97#大方大了
我当年……被一美丽貌美的姑娘救下后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98#八卦队长
啊楼上那吨黄金级的狗粮真是够我吃个三生三世了
99#
原来大方君和第一美君是一对啊,莫名觉得他们也是有故事的人
100#我就不滚
第一百楼必须是我的
楼上那位仙友,你对于八卦很敏锐哦(´-ω-`)

[折真]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六十五)

吃点我的小果果:

       白真说完又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白浅脑袋“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个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赔尽一身的风度,还端出来他的那位侧妃铆足了劲头刺激他,嗯,当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我很激动欣赏,我们青丘哪里有能吃亏的,但撇开这个不说”哎真眯了眯眼睛 “你这个反常的作为,该不是醋了吧?” 

       白浅一愣,脑中一道通透的白光忽地闪过,自青丘上九重天这两日,她心中常莫名地一抽一抽,度量也没往日宽厚,见着素锦那位典范便周身上下地不舒爽,受不得团子他爹说自己半句不是。

      想到这,白浅猛的站起来,自言自语道“我竟一直在醋着?我一醋竟醋了这么久?我醋了这么久自个儿竟半点儿也没觉得?”白真也跟着站起来看着白浅的样子偷笑得开心,白浅一边说着,一边想着,结果没回神手中凉茶啪一声掉到地上。

      白真慌忙跳开去,右手搭着左手心猛地一敲,点头道“你果然醋了。” 

      白浅茫然了半晌,眼巴巴望着白真挣扎道“不,不能吧?我长了他九万岁,我若动作快点儿,现下不仅孙子,怕曾孙都他这么大了。我一直觉得对不大住他,还心心念念给他娶几位貌美的侧妃。再说,前日里他同我表那一趟白时,我也没半分怦然心动的感受,若我果真对他有那不一般的念想,当他跟我表白时,我至少也该得怦然地动一下心吧?” 

      白真听到这一双眼睛亮了亮“他竟跟你表白了?不错不错,能一眼看中我带大的人,这小子忒有眼光,忒有眼光。”嗬了半晌,豪爽道“至于你说的这个年龄,年龄他原本就不是个问题,我们阿爹不也大了阿娘一万五千多岁。你再说我,我与折颜也差了许多,只要相貌登对就成了嘛,我看你们的相貌就很登对。” 

      白真又晃了两晃看着白浅“说到你想给他娶侧妃这个事,嗯,我记得从前折颜也心心念念地要帮我娶个夫人,但你看,娶了许多年也没娶成,嘿嘿,他觉得这四海八荒没一个女神仙配得上我。”这时折颜已经来到了西海,听着白真这么说,颇为尴尬心里暗道‘真真把这事到一直记得清楚。’

      说完白真继而拍着白浅的肩膀做过来人状道“怦然心动这个段子固然是个好段子,可那也需得唱女角儿的这个有一颗敏感且纤细的心。纵然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得说一句公道话,你天生是个少根筋的,做神仙做得不错,于风月却实打实是个外行。怦然心动一型的,于你而言太过热情活泼了些。似你这种少根筋的,只适合细水长流的。”白浅额角上青筋跳了两跳。 

      白真可没空理会白浅的想法又继续说道“再说我和折颜这样的也不太适合你,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一个眼神就知道所有的,再说我和折颜那算是打小的缘分,是天定的,他自小就宠着我,有什么事情也都顺着我。这份感情说不上怦然心动,也不好说细水长流,但这份感情应该说是无处不在,即使偶尔分开几日,但是这份感情就如同空气一般围绕在周围,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淡的,你和夜华也总会有属于你们的方式。”

      大约是说的有些渴了,白真他从腰间拿出一坛桃花醉,喝了两口笑道“前几日我会请求去见阿娘,却听迷谷说夜华来青丘住了四个多月,这个细水虽流得忒短了些,不过,我暂且先问一句,若他今后再不住青丘了,你可有遗憾?” 

      还不等白浅说话,白真有摆摆手“嗯,算了,你那根筋少得,遗憾不遗憾的估计万儿八千年的才回得过味来。这么说吧,他若走了,你有没什么不习惯的?”

      白浅听了白真的话额角上青筋再跳了两跳,在这两跳之间,心中一颤。迷迷糊糊的说道“夜华在青丘住着时,初初几日,我确有不惯,但想着日后终要同他成婚,两个人早晚须得住在一处,也就随着去了,白日被他拖着散步,他做饭时我添个柴火,他批文书时我在一旁占个位子磕瓜子看话本,夜里再陪他杀几盘棋,因我想着同他成婚后千秋万载都这么过,便渐渐地十分习惯。但这也不过四个来月的时日,但四哥这么一提,夜华来青丘住着前,我是怎么过日子的来着?”

      白真打了个哈哈道“等将墨渊调理得差不多了,还是请阿爹去找天君提一提,赶紧将你两个的婚事办了,今日依你四哥我的英明之见,你十有八九是瞧上夜华了。老天总算开了一回眼,叫你的红鸾星动了一动,虽动得忒没声没息了些,好歹让我看了出来。你也不用过于纠结,夜华既也招惹了你,跟你表了白,若他敢违了表白时的誓约——” 

      白浅正要竖起耳朵来要听一听,若夜华胆敢违了与她表白时的一番誓约白真便会怎样,结果白真却将手中茶杯嗒的一声搁在桌上,道了声“看你现在这样子,我很放心,那我就先回去了。”

      刚打开门就看到折颜直戳戳的立在门口

      白浅看着折颜笑道“近日我可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来找我,四哥、夜华、西海水君,连同西海水君的那位夫人都暂不用说,光是折颜上神,连着这一次,已是两次来找我了,却不知上神这次找我,又是为的什么?”

      折颜可是刚听完白真的一番表白心里正波涛汹涌呢,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一把将白真搂进怀里“真真,你对我来说不仅是空气,更是我折颜这一生唯一的瑰宝。”

      白真因为当时八卦太投入,没感觉到一折颜的存在,所以说的天花乱坠,但现在当这折颜的面上,不禁羞红了脸“折颜,你也是我白真这一生最无可替代的存在。”

      白浅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自己好像是瞎了。


带走:

If you remember everything, and if you are really like me, then before you leave tomorrow……just this once, turn to me……as you did back then, look me in the face, hold my gaze, and call me by your name.


如果你什么都记得,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那么在你明天离开以前……就这一次,请转身面对我……就像你过去所做的那样,看着我的脸,与我四目相接,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安德烈·艾席蒙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柳临渊:

【悄悄存图】
最近结婚吃的各种小喜糖截图
各种分析,啊,越来越甜。
图源水印
印象笔记存图太难了,我把糖装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