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iscarter

盾铁 锤基 EC 等
Kaylor evak 何穗等超模

Pink Champion

味之源:

The prequel of You Raise Me Up


一切都为虚构




.




Even就知道那个2号牢房里的Isak不是个安分的主,迟早要惹事。


 


可他没想到他的预感会来得如此精准,以至于上午才给对方下了评价后,这会儿就有人急冲冲地跑进他的办公室,惊慌失措地大喊——


 


“Even警官,2号牢房的人在食堂打起来了!”


 




按住怦怦直跳的太阳穴,Even有些头疼地问道,“哪些人?”


 


“210号Arvin Johnson和212号……”报告的小警官顿了顿,似乎在回忆那人的名字。


 


“Isak Valtersen。”


Even接了一句,只觉得头更疼了,“带我去看看。”


 


*


 


食堂的一楼已经乱得不像个样子,随处都是砸烂的塑料板凳和圆木桌,有些地方还夹杂着触目惊心的血迹。


 


Even刚进来的时候差点都没认出这是一向干净整洁的食堂,心底倏忽窜起一团火,正准备开口发问,一个桀骜又稍显青涩的男声从前方传来,


 


“有本事你就在这里把我捅死,警察了不起啊,让他们毙了我?”


 


 


Even默了默,身旁的人也沉默了,整个食堂顿时寂静不已。


 


半晌后,小警官讪讪地说:“这人挺够胆的呀……”


 


Even糟心地看了他一眼,抿唇向前走去。


 


 


前面站着一群武警,分成两批,一批各围着一个人,刚才出言不逊的就是其中的一个。


 


那人一身老旧的蓝色条纹衣,一头利落的板寸,身形挺拔,俊眉朗目,长得倒是相当不错。


 


——就是那双眼睛太富有攻击性了,绿色的眸子下投射出的全部都是满满的恶意和不屑。


 


 


此时对方见他走近,嘴角立马一撇,十分挑衅地说道:“哟,这不是新来的Even大警官吗?您打算这次给我开什么处分?”


 


Even环视了下周围,果不其然发现每名武警的脸上都是恨不得能把这小子除之而后快的神情,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好像也不是什么谈判专家,于是并没接话,偏头对着一旁的武警问道:“闹多久了?”


 


“其实也没多久,刚动手就被我们拦住了,不过……”那位武警的表情很无奈,冲Isak的方向努了努嘴,“……他一直在吵。”


 


Isak颇不服气地哼了一声。


 


Even了然地点点头,“下次再这样就直接给他嘴巴贴胶布。”


 


又侧身暼了眼旁边的Arvin,对方正恶狠狠地盯着Isak,一双眼睛感觉要喷出火来。


 


他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略微移动肩膀,不动声色地遮住那骇人的目光。


 


 


“210号和212号关两天禁闭。”Even淡淡地宣布,“剩下2号牢房的每个人关半天。”


 


“卧槽!”


话音刚落,Isak就像是突然被点着了一般,大叫了起来,“凭什么?!”


 


 


 


禁闭房,俗称叫小黑屋。


它最多只有几立方米大,极度狭小逼仄,成年男人呆在里面根本无法正常站立,只能弯着身子半蹲,时间久了,肌肉就会因长期用力而产生酸痛感,人便会想要起身,可碍于空间所限,完全没办法改变姿势,所以只能越来越疼,越来越难受。


 


监狱里再狠再穷凶极恶的人,只要关进了小黑屋,出来后也都是面如菜色,虚弱不已,仿若被强行拔去了尖利的爪子一样。


 


因为这种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打击,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Isak就有幸关过半小时的禁闭,狱警打开笼子门的那一刹那他几乎站都站不起来——实在太他妈难受了,难受得他想死。


 


 


可现在这事是他自己惹出的,和他牢房里的其他人一点关系也没有,Isak知道关禁闭的痛苦,所以此时显得尤为激动,“你罚我就是了,还扯别人干嘛?!你有病啊?”


 


Even却只是漠然地看着他,“不在事态发展严重的时候阻止你们——光这点就该罚了,你——”


 


他的话被粗暴地打断。


 


“放屁,你又什么都没看见,你懂什么?长张小白脸还来当狱警不是有病是什么?!”


Isak冷笑,“不然来监狱等着被上啊?”


 


此话一出,Even明显听到了周围人低低的吸气声,他揉了揉太阳穴,眼底不禁涌上几分红色。


 


“半天零一小时。”


Even看向寸头男生,眸光沉沉,“从现在开始,你顶一句话,我就加一小时。要不试试?”


 


 


“我操你——”


Isak怒不可遏,正想问候对方全家,那边又云淡风轻地说道,


 


“两小时。”


 


 


Isak彻底没声了,像一朵蔫蔫的花,垂下了它高傲的头颅。


 


武警手法强硬地给他戴上了手铐,Isak咬着牙走过Even身边,突然没忍住狠狠一撞。


 


 


“等着。”


他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道。


 


 


Even嘴角勾起一抹罕见的笑容,用唇语默默地回了一句——


“随时欢迎。”








End




让我想想我还差哪些坑……坑多果然伤身……



评论

热度(45)

  1. lriscarterSssAn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