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iscarter

盾铁 锤基 EC 等
Kaylor evak 何穗等超模

[折真]论四海八荒第一绝色(六十五)

吃点我的小果果:

       白真说完又顿了顿,探过半张桌子揉了揉白浅脑袋“照你的性子,寻常遇到这个事情不过当个笑话笑一笑,今次却赔尽一身的风度,还端出来他的那位侧妃铆足了劲头刺激他,嗯,当然你这一番作为令做哥哥的我很激动欣赏,我们青丘哪里有能吃亏的,但撇开这个不说”哎真眯了眯眼睛 “你这个反常的作为,该不是醋了吧?” 

       白浅一愣,脑中一道通透的白光忽地闪过,自青丘上九重天这两日,她心中常莫名地一抽一抽,度量也没往日宽厚,见着素锦那位典范便周身上下地不舒爽,受不得团子他爹说自己半句不是。

      想到这,白浅猛的站起来,自言自语道“我竟一直在醋着?我一醋竟醋了这么久?我醋了这么久自个儿竟半点儿也没觉得?”白真也跟着站起来看着白浅的样子偷笑得开心,白浅一边说着,一边想着,结果没回神手中凉茶啪一声掉到地上。

      白真慌忙跳开去,右手搭着左手心猛地一敲,点头道“你果然醋了。” 

      白浅茫然了半晌,眼巴巴望着白真挣扎道“不,不能吧?我长了他九万岁,我若动作快点儿,现下不仅孙子,怕曾孙都他这么大了。我一直觉得对不大住他,还心心念念给他娶几位貌美的侧妃。再说,前日里他同我表那一趟白时,我也没半分怦然心动的感受,若我果真对他有那不一般的念想,当他跟我表白时,我至少也该得怦然地动一下心吧?” 

      白真听到这一双眼睛亮了亮“他竟跟你表白了?不错不错,能一眼看中我带大的人,这小子忒有眼光,忒有眼光。”嗬了半晌,豪爽道“至于你说的这个年龄,年龄他原本就不是个问题,我们阿爹不也大了阿娘一万五千多岁。你再说我,我与折颜也差了许多,只要相貌登对就成了嘛,我看你们的相貌就很登对。” 

      白真又晃了两晃看着白浅“说到你想给他娶侧妃这个事,嗯,我记得从前折颜也心心念念地要帮我娶个夫人,但你看,娶了许多年也没娶成,嘿嘿,他觉得这四海八荒没一个女神仙配得上我。”这时折颜已经来到了西海,听着白真这么说,颇为尴尬心里暗道‘真真把这事到一直记得清楚。’

      说完白真继而拍着白浅的肩膀做过来人状道“怦然心动这个段子固然是个好段子,可那也需得唱女角儿的这个有一颗敏感且纤细的心。纵然你是我的亲妹妹,我也得说一句公道话,你天生是个少根筋的,做神仙做得不错,于风月却实打实是个外行。怦然心动一型的,于你而言太过热情活泼了些。似你这种少根筋的,只适合细水长流的。”白浅额角上青筋跳了两跳。 

      白真可没空理会白浅的想法又继续说道“再说我和折颜这样的也不太适合你,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一个眼神就知道所有的,再说我和折颜那算是打小的缘分,是天定的,他自小就宠着我,有什么事情也都顺着我。这份感情说不上怦然心动,也不好说细水长流,但这份感情应该说是无处不在,即使偶尔分开几日,但是这份感情就如同空气一般围绕在周围,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淡的,你和夜华也总会有属于你们的方式。”

      大约是说的有些渴了,白真他从腰间拿出一坛桃花醉,喝了两口笑道“前几日我会请求去见阿娘,却听迷谷说夜华来青丘住了四个多月,这个细水虽流得忒短了些,不过,我暂且先问一句,若他今后再不住青丘了,你可有遗憾?” 

      还不等白浅说话,白真有摆摆手“嗯,算了,你那根筋少得,遗憾不遗憾的估计万儿八千年的才回得过味来。这么说吧,他若走了,你有没什么不习惯的?”

      白浅听了白真的话额角上青筋再跳了两跳,在这两跳之间,心中一颤。迷迷糊糊的说道“夜华在青丘住着时,初初几日,我确有不惯,但想着日后终要同他成婚,两个人早晚须得住在一处,也就随着去了,白日被他拖着散步,他做饭时我添个柴火,他批文书时我在一旁占个位子磕瓜子看话本,夜里再陪他杀几盘棋,因我想着同他成婚后千秋万载都这么过,便渐渐地十分习惯。但这也不过四个来月的时日,但四哥这么一提,夜华来青丘住着前,我是怎么过日子的来着?”

      白真打了个哈哈道“等将墨渊调理得差不多了,还是请阿爹去找天君提一提,赶紧将你两个的婚事办了,今日依你四哥我的英明之见,你十有八九是瞧上夜华了。老天总算开了一回眼,叫你的红鸾星动了一动,虽动得忒没声没息了些,好歹让我看了出来。你也不用过于纠结,夜华既也招惹了你,跟你表了白,若他敢违了表白时的誓约——” 

      白浅正要竖起耳朵来要听一听,若夜华胆敢违了与她表白时的一番誓约白真便会怎样,结果白真却将手中茶杯嗒的一声搁在桌上,道了声“看你现在这样子,我很放心,那我就先回去了。”

      刚打开门就看到折颜直戳戳的立在门口

      白浅看着折颜笑道“近日我可真是个香饽饽,谁都来找我,四哥、夜华、西海水君,连同西海水君的那位夫人都暂不用说,光是折颜上神,连着这一次,已是两次来找我了,却不知上神这次找我,又是为的什么?”

      折颜可是刚听完白真的一番表白心里正波涛汹涌呢,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一把将白真搂进怀里“真真,你对我来说不仅是空气,更是我折颜这一生唯一的瑰宝。”

      白真因为当时八卦太投入,没感觉到一折颜的存在,所以说的天花乱坠,但现在当这折颜的面上,不禁羞红了脸“折颜,你也是我白真这一生最无可替代的存在。”

      白浅看着眼前的一幕,觉得自己好像是瞎了。


评论

热度(207)